当前位置: 专题专栏 > 党史理论专题

北平解放:军事攻势与政治争取相结合的范例

发布日期:2022-01-30 12:43:14 来源:学习时报

平津战役中,我党我军将党的领导、武装斗争和统一战线相结合,巧妙地将打与谈结合起来,于1949年1月31日接管北平防务,创造了著名的“北平方式”,保护了北平城内市民的生命财产,完整保存了北平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和平解放北平,主要取决于我党我军实行了正确的战略方针、高超的指挥艺术和有力的政治斗争。

围而不打、隔而不围

1948年11月初,在辽沈战役势如破竹的局面震撼下,分布在以天津、北平为中心地区的国民党华北“剿总”4个兵团12个军已成惊弓之鸟。为了就地歼灭华北国民党军队,中央军委决定趁敌人尚未最后下定逃跑决心之前,对其实施出其不意的“围而不打、隔而不围”战略部署,以便隐蔽地展开战役意图。

诱敌驰援,围而不打。为防止傅作义集团向西或向南运动转移,包围并将其主力牵制在华北战场而不贸然南下;同时,如果傅作义部队在决战中失利,可能会为保存实力而加入中原、华东战场,从而影响我军将其歼灭于华北地区的战略意图。基于此,1948年11月25日,我华北军区第3兵团由集宁地区东进,29日向张家口地区国民党守军发起攻击,相继占领柴沟堡、万全、沙岭子等地,形成对张家口包围之势。傅作义急令在北平的第35军等部队驰援张家口,后被我华北军区第2兵团包围在新保安,切断了敌人西窜绥远的道路,实现了中央军委“围而不打”的战略意图。

孤立敌军,隔而不围。为阻断新保安、天津、北平等一线傅作义各部的联系,使傅作义难以统一指挥几十万大军,有利于阻击傅作义部队南下并各个击破,对孤立之敌策动起义,我东北野战军部分主力昼伏夜行,秘密入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插平津、塘沽之间,切断了北平、天津、塘沽敌人之间的联系,关闭了敌人海上南逃的大门,实现了中央军委“隔而不围”的战略意图。至此,敌军被围困于平、津、塘、新、张五个据点,其首尾不能相顾,南逃无路,西遁不成,为我军各个歼灭傅作义集团、进而和平解放北平创造了有利条件。

先打两头、后取中间

从1948年12月21日开始,我军开始对华北国民党军队发起作战。按照中央军委的决心和部署,决定对傅作义在平津地区国民党军队部署的“一字长蛇阵”实施“先打两头、后取中间”的作战方针,使傅作义在军事上彻底丢掉幻想,让北平成为军事围困的孤城。

歼敌主力,断敌西窜。首先歼灭新保安、张家口两个据点之敌。歼灭傅作义王牌第35军的新保安战役是平津战役的第一仗。1948年12月22日晨,我华北军区第2兵团与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的一个炮兵团,向新保安发起总攻,经10小时激战,全歼第35军军部及2个师,军长郭景云自杀。23日,我华北军区第3兵团及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对从张家口仓皇向北突围、企图撤回绥远的敌第11兵团共7个师(旅)5.4万余人,实施堵击、追击,于24日16时分割围歼于张家口东北地区,收复张家口。

强攻天津,断敌军援。为进一步孤立北平,动摇傅作义固守信心,中央军委命令我东北野战军一部及华北军区第2、第3兵团严密包围北平的同时,以东北野战军主力积极准备攻取天津。国民党军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自恃“大天津堡垒化”,企图负隅顽抗。我东北野战军调集5个纵队和2个师,共计34万人,由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统一指挥,采取东西对进、拦腰斩断、先分割后围歼的战法,经过29个小时激战,歼敌守军第62、第86军等部10个师及地方部队共13万余人,俘虏指挥官陈长捷,解放天津。这时,据守塘沽的5万敌人见大势已去,仓皇乘船南逃,我军追歼其后尾3000余人,解放塘沽。至此,使傅作义在军事上彻底失去负隅顽抗坚守北平的筹码。

以打促谈、攻心为上

天津解放后,北平国民党守军25万人陷入了我军的重重包围之中。为使北平这座历史文化古城免于战火摧残,以及城内200多万市民免遭生灵涂炭,中共中央在积极指挥军事作战的同时,不断加强政治攻势,力争以和平方式解放北平。

巧设战局,以打促谈。平津战役开战之前,傅作义派出非正式代表试探中共态度,企图暂缓我方军事行动。于是,我方充分利用他举棋不定的时机,我方部署东北野战军秘密入关,迅速分割包围敌人,使其完全陷入被动。在这种形势下,傅作义不得已派出正式代表与我军举行了第一次正式谈判。这次谈判,傅作义提出解放军停止攻击,撤围新保安。而我军代表则强调一切谈判条件以国民党军队解除武装为前提。首次谈判,双方条件相差太远,没有取得成果。针对傅作义仍然自视甚高、幻想保留其军队的想法,为了敦促他早下决心,中央军委及时作出包围平津而不打,集中力量斩断其“西翼”的决策。先后解放新保安和张家口,将其主力大部歼灭。傅作义在战场上连吃败仗,不得不回到谈判桌前,与解放军进行第二次正式谈判。这次谈判双方基本达成了共识:傅作义军队调出北平、天津两城,用整编的方式改编为人民解放军;并特别注明:1月14日是傅作义答复的最后期限。但傅作义迟迟没有答复,希望凭借天津的坚固城防拖延时间,增加和谈的筹码。为了彻底粉碎傅作义的幻想,中央军委命令东北野战军向天津发起猛攻,只用了29个小时,号称固若金汤的天津防线灰飞烟灭,使北平完全陷入孤立。我军强有力的军事攻势,对推进和平谈判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双方很快签署了和平改编的协议。

攻心为上,力促和谈。在促成北平和平解放的整个过程中,北平地下党做了很多努力,通过各种社会关系去接近影响傅作义,不停地做他的思想工作,促其和谈。其中最突出的例子就是把中共地下党员、傅作义的大女儿傅冬菊派往北平,一方面照料傅作义的生活,一方面做父亲的思想工作。特别是在傅作义派出代表与解放军开始谈判后,傅冬菊每天都把父亲的情况原原本本地汇报给党组织,使党组织能及时掌握傅作义的思想动态,进行有针对性的思想工作。除此之外,毛泽东对于和平协议的内容也反复斟酌,强调傅作义是为了保全文化古都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免遭战火蹂躏而进行改编,既不是战败,也不意味着对蒋介石的“背叛”。这充分尊重了傅作义的感情,有力推动和平解放的迅速实现。

毛泽东把北平的和平解放称作“北平方式”。北平和平解放的意义巨大而深远,为当时尚待解放的湖南、新疆、云南等地提供了范例,大大促进了解放战争的进程。